行業新聞

您所在的當前位置: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環保部官員:突發環境事件平均每天1-2起

瀏覽次數:814    作者:fcjc    發布時間:2015-12-14 16:27:56    字號:        

        10月17-18日,由臺達環境與教育基金會主辦、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環境資源法研究所承辦的“2015中達環境法論壇”在京舉行。與會專家提出,要在完善立法、積極司法及努力提高生態環境法治意識等多個方面,開展生態環境治理工作。

  現狀

  平均每天發生1-2起環境事件

  環境保護部官員在會上表示,當前,我國環境安全形勢依然嚴峻,突發環境事件已經進入高發頻發期。

  據統計,全國平均每天發生1-2起突發環境事件。

  “類似天津港爆炸這類事件,對環境的影響往往是不可逆的。”天津大學法學院院長孫佑海教授在會上提出,預防這類事件發生或者減輕事件危害的有效方法是建立環境風險預警制度。

  目前,《國家突發環境事件應急預案》對各級政府和相關部門的職責作出了明確規定,但是規定過于原則,導致地方政府屬地管理職責不清,部分地方政府對于跨界事件相互推諉,還有部分地方認為重特大事件由上級政府組織應急響應,先期處置不及時。

  與此同時,環保部門的法定職責界定不清,部分地方政府要求環保部門承擔突發環境事件應對的所有任務,大大超過環保部門的能力;還有部分地方環保部門對法定職責把握不清,導致屢被追責。

  2012年環保部門有264人因失職瀆職被紀檢部門追究責任,占違紀違法環保人員的40.9%。

  在中國人民大學周珂教授看來,生態環境問題與疾病類似,可分為“病在肌膚、病在腠理、病入膏肓”幾種。大氣污染、海洋和噪聲污染、霧霾都屬于“病在肌膚”,只要及時治理可以很快見成效;地表水污染、一般固體廢物污染、荒漠化、農藥和一般化學品污染,治理難度較大,屬于“病在腠理”;“病入膏肓”的生態環境問題包括生物多樣性銳減和生物安全失控、地下水污染、重金屬污染、危險化學品污染、放射性污染等。

  這三類問題之間可以轉化,因此制定治理規劃或立法時,一定要根據三種生態問題的類型和狀況,區分輕重緩急,按部就班開展工作。

  去年移送污染犯罪案件兩千余件

  與會的環境保護部官員提出,應從加強突發環境事件損害評估入手,加大對肇事者法律責任的追究力度。

  傳統意義上,突發環境事件應對工作往往強調的是事件應急處置,對造成的環境損害評估不夠。許多突發環境事件未能開展損害評估,致使未能有效追究肇事者法律責任,甚至出現2010年紫金礦業污染事件中行政處罰大大低于市場預期導致企業股票漲停的怪現象。

  《突發事件應對法》和2014年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對突發環境事件的損害評估都有明確規定,該官員表示,“損害評估在我國還是一項全新的工作,如何貫徹好、實施好,尚有諸多法律問題亟待解決。”

  數據顯示,2013年,各級環保部門按照地方政府部署,組織開展了10起較大以上突發環境事件的應急處置階段損害評估工作,占全年較大以上突發環境事件數量的67%。

  2013年,各級環保部門向公安機關移送涉嫌污染犯罪案件706件,2014年是2180件,相當部分案件都是以環境損害評估報告作為重要依據的。

  建議

  環評、安評等應由一個中介機構完成

  “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是不是非此即彼的關系?”全國政協社會與法制委員會駐會副主任呂忠梅認為,應從突發事件的背后為這些“緊張”關系找到法律出路。

  孫佑海教授建議,要從重大事故中積累經驗教訓,很多企業的突發性環境污染事故是由安全生產事故引發的,因此,必須加強政府層面和企業層面的安全管理和環境保護工作的一體性。

  應整合現有安全、環保、交通、公安等部門涉及安全生產和環境風險的行政監管職能,建立統一、獨立的重大事故安全監管和環境風險防控、應對處置體系。同時,制定重大事故環境風險防控和應對處置法。

  應鼓勵一個中介機構對同一個項目同時開展“環境影響評價、安全生產預評價、職業衛生預評價、消防安全預評價”等工作,現在是由很多部門分頭來做這些工作,每個部門之間又不通氣,直接影響項目的安全生產管理。

  在追究領導責任方面,根據今年發布的《黨政領導干部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辦法(試行)》的規定,可以在法律層面對領導的“法律責任”做出銜接性規定。

  其他觀點

  國家領導人關注環境問題

  周珂教授表示,生態環境問題是國策層面的問題,與普通的經濟、法律問題不同,一般人很難對其有深層次的或超前的認識。習近平總書記無論是在國內主持重要會議、考察調研,還是在國外訪問,常常強調建設生態文明、維護生態安全,有關重要講話、論述、批示近百次。“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APEC藍”等習式生態詞匯廣為人知。

  2013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體學習時指出,要正確處理好經濟發展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牢固樹立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的理念。

  2013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哈薩克斯坦訪問時說,“我們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經濟與社會的和諧,通俗的講就是要‘兩座山’: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

  2015年兩會期間,習近平對“兩座山論”又做了進一步闡發,“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



期货分析 赛车线性规律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澳门快三单双大小计划网 安徽时时快3玩法 快乐十分历史开奖号砂 重庆时时彩20分钟一期 北京时时官网首页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现场 重庆重庆快乐十分玩法 新时时兑奖规则